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温州金改:逆水行舟三年有半

时间:2016-04-24 17:59来源:http://jljigang.cn 作者:吉林吉钢钢铁集团有限 点击:
成立三年后,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纷纷走上转型之路。 (CFP/图)
 
温州新旧金改叠加3年有余,各项打通民间资本与实体经济的通道都在温州建了起来,但在政策桎梏与宏观经济周期调整的双重掣肘下,“两多两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依然考验着温州。
 
作为改革先锋,温州金改试验中的得失可资借鉴。
 
“我们是走出了低谷,但还没有走出困境。”这是时任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在温州金融改革三周年座谈会上的评价:温州金改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温州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不良贷款和两链(担保链、资金链)风险,“温州还处于企业金融风险之中”。
 
2011年秋,过度借贷在温州吹出一个巨大的信贷泡沫,以一场惨烈的民间借贷危机作为终结。银行、民间资本和实体经济都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官方披露的数据,仅银行业的不良资产就高达千亿。
 
政府对温州借贷危机原因的解读是,垄断金融体系导致的“两多两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并由此促成了国家层面的金融改革试验区落地温州。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俗称“老金改12条”,希望把民间资本与实体经济对接起来。
 
如今,金改启动3年有余,各项打通民间资本与实体经济的通道都在温州建了起来,但面对结构调整中的中国经济与政策桎梏,“两多两难”依然考验着温州。
 
2015年3月26日,央行同意实施浙江省政府起草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的意见》,即温州“新金改12条”,批准温州推行新一轮改革。
 
如今,又是半年已然过去,温州“新金改”进程如何?
 
最不被看好的变成了“温州经验”
 
“金改12条”中,起初最不被看好的,是民间借贷登记,但如今温州经验被央行推广复制到全国。
 
2015年11月,位于温州鹿城区东明路的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对股东架构做出调整,从原有22个股东精减为3个。与此同时,中心门口多了一块新牌子——温州市民间财富管理中心。
 
“精简股东是为了能够灵活决策,更好地转型。”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智潜表示,民间财富管理中心为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将引进私募基金、信托、证券和资产管理公司等专业财富管理机构,引导民间资本投资。
 
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是温州2012年金融改革的产物,主要承担民间登记备案和融资对接两项功能,全市共有7家。今年以来,各中心开始寻求转型。
 
“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此前模式设计有所不足。”温州市金融办副主任叶新明介绍,虽然承担了让民间借贷阳光化的职责,但是中心自身盈利能力很差,仅能维持收支平衡,“除了一些配套和出租物业平台提供服务的收入,其他收入没有。”因此,政府希望赋予登记中心一些其他的功能,来解决它的盈利问题。
 
2012年的“金改12条”第一条“规范发展民间融资”中,主要内容便是“开展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试点,引进一批中介机构入驻,提供民间借贷登记、合约公证、资产评估登记等服务,引导民间融资阳光化、规范化”。
 
当时,几乎全民放贷的温州爆发民间借贷危机,为给予民间金融合法地位并将其纳入监管,2012年3月29日,在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批的第二天,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便注册成立。
 
但在“金改12条”中,起初最不被看好的,也是民间借贷登记。徐智潜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中心刚设立的时候,外界都觉得这个机构做不起来,“从法律和习惯来讲,谁愿意来登记?我们内部也去论证过,没人觉得这个机构能做得起来。”
 
徐智潜提供的数据显示,前两年,中心登记成交额五十多亿,符合登记要求(例如写明借款用途)的更少,只有23亿。“当时做得很辛苦,因为没有环境。”他说。
 
后来,中心引入一批小贷公司等中介机构,跟它们签协议,中介机构所有业务到登记中心备案,“这才把第一批登记备案的形式确定下来了。”
 
到现在,至2015年11月末,该中心已累计登记269亿民间借贷,接近温州民间借贷规模的1/3。如果加上由政府监管的小贷公司、典当行以及担保公司的民间借贷数据,相当于温州大部分民间借贷信息已经被政府掌握。
 
温州民间借贷登记的经验被央行推广,在全国15个省复制了七十多家。在金融改革正酣的山东省,某市还曾为此5次造访温州市金融办。
 
  • 上一篇:新华社评热点信息半夜发布
  • 下一篇:没有了